干掉初念二卷

2017-6-11 week

“随便你!”艾如山没好气地扔出一句。想想又觉得自己说话的口气有些生硬,就说你就说我到作协去办点事,马上就回来。见吴洁脸色不好看,艾如山马上堆起笑脸又道:“等我回去炒菜啊老婆。”

艾如山是个内秀的男人,除了会上班挣钱会疼老婆会做饭会辅导孩子之外,还会写小说,是省作协会员。呶,这篇《杀死初恋》就是他的“大作”。

(“老爸,你也太夸张了。这也算撒谎……噢,我就不能有点自己的事情呀?”事后艾如山把这篇故事写成小说,艾晓宇看到这里,不满地跟他提意见。

艾如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为自己辩解道:“是有那么点儿……你站在我们的角度想想,当时多紧张呀,谁不想自家孩子顺顺利利的。理解一下吧。”)

4

二十分钟后,艾如山驾车来到儿子就读的“宝一中”。刚把车停稳,一个学校保安模样的中年男子就走上前来示意他缴费。

“啥?!收费?有没搞错?啥时候开始收的,我怎么不知道?”艾如山感到很是吃惊,气乎乎地摇下车窗对着保安叫道,“我每天晚上来接孩子怎么不知道要收停车费?这不是胡整嘛!”

高三阶段让艾晓宇走读,是艾如山宏伟教育计划的一部分。为此两口子省吃俭用,两年前就开始折腾着考驾照凑钱买车了……起初吴洁不同意,说没攒下恁多钱。

“钱花到儿子身上,值!”艾如山给老婆做工作,说不行咱就借点儿。

最后两口子连学驾照带买车拢共花了十一万多。见吴洁心疼,艾如山咬牙说道:“哪怕一万块钱提高一分,我也认了!”

(“老爸,这压力也忒大了点儿吧!”艾晓宇点评道。)

“别急呀师傅,”保安不慌不忙地晃动着手里的一沓票据,笑嘻嘻地对艾如山说道,“没办法师傅,学校决定。上星期开始收的,上午九点到晚上八点。”

艾如山每天晚上到学校已经十点钟以后了。十点十五分儿子才下晚自习。

这不是胡整嘛!艾如山气乎乎地交了三块钱停车费,径直来到学校操场。操场上有两个班级正在上体育课,有几个男生在打篮球,没有见着艾晓宇。不会真去写作业吧?艾如山想着,又跑到二楼教室。

“叔叔好……”李梦瑶和几个体检完的学生正在教室里写作业。见艾如山突然出现在教室,李梦瑶吃了一惊,慌忙站起身向他打招呼。

“……你看见艾晓宇没有?”艾如山脱口就问。

“没有……出什么事了叔叔?”李梦瑶摇晃了一下身体,苍白的脸上泛起红晕。

见教室里也没有,艾如山有点着急,压根就没有注意到李梦瑶的反应,“呃,我找他有点急事!”他嘴里应付着,反身跨出教室。

艾如山跑到学生食堂和宿舍找了一大圈儿,仍不见艾晓宇的影子

这小子,跑哪去了呢?一圈下来,艾如山跑出一身汗。他面带失望地环顾了一下偌大的校园,悻悻地走出学校。

艾如山怏怏地坐进车里,点燃一根香烟。烟雾谜团般萦绕在他面前:这小子果然在撒谎。他感到问题好像越来越严重了。那么,他到底能去哪儿呢?

真是怪了呀,球场、教室和宿舍里都没有……艾如山倏地想起方才和艾晓宇一起的两个同学:一个叫马超,另外一个好像姓刘,叫刘啥来着……就想,不会是去同学家了吧,也没准和同学一块在外面吃午饭呢。

艾如山在心里胡乱猜想着,不过他不能肯定。他摇摇头,狠狠地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烟雾缭绕中,艾晓宇撒谎时的表情仿佛就在眼前。

可是,他为什么要撒谎呢?艾如山任由这些疑问无声无息地在脑海里蔓延,却百思不得其解。记忆中这种情况鲜有发生。从小到大艾晓宇都很少撒谎,最多就是当你问他时他明明知道却不肯告诉你。

疑团在凝聚,又或者在扩大。艾如山思来想去,也没能找到答案。单从表象上看,事情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道,儿子不就撒了个谎没有按时回学校嘛。不过是……其实并非自己过于敏感、钻牛角尖,他很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是高考临近,在这样一个紧张时刻,身为一名学生家长,很难接受孩子的这种反常行为。

(“当时你要把真相告诉我就好了,也许结果就不会那样。”艾如山不无遗憾地对艾晓宇说道。

“咋可能……”艾晓宇回答说,“再说我和张扬的关系,不可能不告诉他的。”

“也许我会给你们出出主意呢。”

“有啥用,没有用的。”艾晓宇怅然地摇摇头,脸上现出痛苦的表情。)

5

艾如山无可奈何地带着种种疑云回到父亲家中。

老婆吴洁还不错,见他迟迟不归,已经把午饭做好了:三个人,三菜一汤。有两道硬菜被父亲放进冰箱冷冻了,说是等孙子下次回来再吃。

“挺好的。”艾如山勉强对老婆笑了下,跟父亲打了声招呼。

当着老人的面又不能跟老婆说些什么,只能抽空趁老爷子不注意,把情况小声告诉了吴洁。见吴洁吃惊的样子,艾如山赶紧竖起指头嘘了一下,说了声:“吃饭。”

父亲这边倒好解释,艾如山简单几句就打发了。不过,这顿饭对二人来说,尤其心中有事的艾如山,简直是索然无味。

一直以来,艾如山在艾晓宇的教育问题上眼睛里容不得半粒沙子,更何况高考在即,正是节骨眼上。不过责任归责任,孝道还是要尽的。吃完饭,两人又陪着老爷子唠了一会儿闲嗑,见老人困了要午休,方才告别。

“你说啥?儿子不在学校?”刚驶出小区,吴洁就忍不住问道。

“不是说了让你坐后面……你把安全带系上!”艾如山没好气地提醒坐在副驾上老婆。

“宿舍、食堂、操场,我都找遍了,教室里也没有……李梦瑶说学校下午两点才上课!”艾如山边开车边气愤地对吴洁说道。

“你慢点开!”前面有车子并道,吴洁提醒他。

“这孩子,能去哪儿呢?”吴洁担起心来,皱起眉头说道,“不会出啥事儿吧?”

“出啥事,能出啥事?没事儿老婆,你儿子稳着呢。”见老婆跟着操心,艾如山口气缓和下来,安慰她说,“不是去打球就是到外面吃饭去了。”艾如山想起班主任老师上次谈话提到的那几个人,其中就有马超和那个大个子刘什么……哦,对了,叫刘洋。

“小心,红灯!”吴洁忍不住替他紧张着。

“我看着呢!”艾如山被老婆指挥得不耐烦起来。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

“哎,我说,”吴洁忍不住,对艾如山说道,“你说用不用给儿子打个电话问问?”

艾如山教子有方,艾晓宇从上高二时就主动提出把手机留在家里了。他知道老婆的意思是想给儿子的同学马超打个电话。马超和艾晓宇不仅是同学,还住同一宿舍。儿子高三上走读宿舍没退,有时因故不能去接他时两人就给马超打电话。

艾如山想了想,说:“不用,晚上儿子不就回来了。等他回来再问,多大个事儿。”

艾如山口气忽地轻松起来。想想也是啊,毕竟是个男孩子,男孩子能有多大事儿?偶尔犯点儿错,也正常。只要不影响高考,就行。

这般想着,脚下一使劲,车子便轻快起来。这股情绪立刻传染到了副驾上,“慢点开!”吴洁眉头舒展开来,对艾如山说道,“要问你问,你的强项嘛。”

下午三点四十六分,艾晓宇用马超的手机打来电话,电话打到了吴洁的手机上。

艾晓宇在电话上说:“妈,是不是我爸找我,啥事儿?”

两人通话的声音很大,听得出来儿子是惯有的腔调,不紧不慢的。

吴洁赶紧示意艾如山接电话,艾如山不接。吴洁忙结结巴巴地对着话筒说道:“那啥……没事儿。你爸是怕你中午饿着,说过去……请你、们吃中午饭呀。”

艾如山听着脸上露出笑容,忙伸出大拇指对老婆摇摇,意思是夸她编得好。吴洁气得用手推了艾如山一把,拿着手机扭过头去。

(“善意的谎言,你们。”艾晓宇看到这里,对艾如山调侃道。艾如山笑笑,没有说话。)

艾如山涎着脸对老婆咧嘴笑了笑,又把耳朵凑到跟前。他听到艾晓宇在手机里说道:“放心吧老妈,没事儿。我们在街上吃了个饭,就回学校做作业了。”

吴洁说没事就好,就问艾晓宇是不是刚下课,晚上回来不?艾晓宇说当然回来,又说上课铃响了,没事我就挂了。说完,就挂断了。

接完电话,吴洁转身冲着艾如山说道:“真是的!以后这样的电话你接,我都不知道说啥。”

艾如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半天,说了一句,李梦瑶的嘴,可真快呀。

6

起初见是艾晓宇电话,艾如山一阵紧张,生怕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传来。便支棱起耳朵凑到老婆跟前,歪着脑袋听了个一字不落。

听到艾晓宇在电话上说他晚上回来,对艾如山安慰不小。他把上午发生的这个小插曲在心里又过了一遍,基本上放下心来。

没啥大不了的!撒个谎就撒个谎吧,只要不影响学习,不影响高考,这种小错误还是可以原谅滴。他似乎在心里原谅了艾晓宇。

“我问你,儿子咋知道你去学校找他了……是不是李梦瑶说的?”吴洁反应挺快,接完电话,见艾如山话里有话,便向他问道。

“嗯。”艾如山鼻子里哼了一声,回答说还能有谁,就说了在教室里见着李梦瑶这件事。

吴洁听罢点点头,笑着说道:“到底是同桌……看来儿子的人缘还不错嘛。”口气里就有点沾沾自喜的意思。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艾如山仿佛受到吴洁这番话的启发,愣了数秒钟之后,蹙起眉头。他回想起今天两次遇到李梦瑶时的情形,李梦瑶苍白的面孔立刻浮现在他眼前。蓦地,一个令他震惊的念头突然跳进他的脑海。不,这不可能!怎么可能是她呢!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