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掉初恋三卷

2017-6-11 week

艾如山无法将上午听到的那个小道消息和李梦瑶联系起来。

女孩子家家的,也许是身体不舒服,病了。

艾如山又想了一会儿,张嘴向吴洁问道:“李梦瑶他妈是不是在学校对面租了一套学区房?”

“好像是吧,听儿子说起过。李梦瑶说她妈生意忙,有时顾不上她。”吴洁答道,顿顿,又说,“儿子宿舍的刘洋好像也租了一套。”刘洋家在凤县县城,父母在学校附近给他租了一套两居室,这样家长过来看他也方便些。

“你问这干啥?”吴洁跟不上艾如山的节奏,纳起闷来,胡乱揣摩着,顺口说道,“你说儿子会不会和李梦瑶谈恋爱?”

你胡说啥呢!艾如山顿时变了脸色,喝道。

“我的儿子怎么可能在上学期间谈恋爱呢!我的儿子怎么可能在上学期间谈恋爱呢!”艾如山不依不饶地对着老婆发起火来,一连说了两遍。

按理说,吴洁的这句话虽说触及到了艾如山的底线,但也不至于他发这么大脾气。显然是今天所发生的这些事情刺激到了他的内心。

“神经病!”吴洁却根本不吃他这套,毫不示弱地回击道,“我说这句话咋啦?我说这句话咋啦?”

遭到老婆强有力的回击,艾如山习惯性地闭了嘴。他不敢沿着老婆这句话往下想象,胸膛里一阵紧缩。

(“看来在李梦瑶这事情上,你妈的感觉挺好。”艾如山对艾晓宇调侃道,“我只是不愿意否定自己罢了。”)

两人之间的这几句争吵仿佛一阵电闪雷鸣,几秒钟就完事了,速度堪比“快闪”。

二人随即进入沉默模式。但毕竟老夫老妻,配合十分默契:吴洁打开电视,拿起十字绣,艾如山钻进厨房准备晚饭。

老婆吴洁方才的那句话应该说触及到了几乎所有中国式家庭教育的底线。同其他千千万万的家长一样,艾如山望子成龙心切,早恋问题亦是他宏伟教育计划中尤为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艾如山心细,把计划详细地分成了三个阶段:即小学、初中和高中。重点是高中阶段。为此他不惜拿自己开刀,对儿子进行现身说法,不料却遭到了儿子艾晓宇的嘲讽和揶揄。

艾晓宇在听完他的坎坷初恋之后,深叹一口气,对他说道:“老爸,首先我对你的不幸深表同情。”说完,眨巴了几下眼睛,又道:“不客气地说,老爸,就你这形象,这水平,我妈能看上你就已经相当不错了。”说完嘿嘿一笑,转身就跑。

这小子!嘿嘿。

不过揶揄归揶揄,艾如山相信儿子还是把他的话听进去了。因为他知道,也坚信艾晓宇懂得:身为一个工人家庭出身的孩子,出路在哪儿。

其实和多数家长一样,在艾晓宇的成长过程中,艾如山内心时常是不安的。在他内心深处,一方面想打开笼子的门,好让儿子自由飞翔,另一方面却想要紧紧地关上这扇门。

但他心里清楚,儿子迟早会成长起来,离他而去。所以,这许多年以来,他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和怠慢。

(“说实话老爸,你的这些观点对我影响巨大。让我知道了一个人什么时候该干啥,什么事情不能做。”艾晓宇一本正经对艾如山说道,“谢谢你,老爸。”

艾如山知道儿子说的是心里话。一股热流涌上来,他别过脸去。)

7

老婆吴洁方才的那句问话,就像掉进水里的一滴墨汁,在艾如山内心深处荡漾开来。从他的角度看,这句话看似无心,却暗含道理。根据他的了解,艾晓宇和李梦瑶两人高中三年一直是同桌,某种意义上说可谓“青梅竹马”……

都怨郑老师!是他让学生们自由结合的,还美其名曰有助于学习……这不是胡整么!艾如山越想越觉着头乱,手下就走了神,“咣”的一声,差点切着手指头。

不过看儿子的言行,好像还没有这方面的迹象啊。

艾如山稳稳心神,在心里面安慰自己。他联想到儿子的学习成绩,好像基本都在三百名以内,且稳中有升,最近一次质检竟然蹿到了一百二十多名。要知道高三年级可是二十六个班级一千三百多名学生呀。

“宝一中”是全市最好的高中,每年高考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学生都在一本线以上。

一想到这这些,艾如山就觉着宽慰,就在心里为艾晓宇感到自豪,就想:“不可能的,我的儿子怎么可能早恋呢!”

不过,他的思绪一下又跳到今天。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让他再次陷入一个黑暗的漩涡。一时间,李梦瑶那张苍白的面孔又在眼前晃动起来。

(“现在看来,你和李梦瑶应该是互相促进型。”艾如山对艾晓宇说道。心里却不由得想起儿子的发小张扬来。)

儿子不在家,晚饭很简单:稀饭馒头,一盘炒豆腐,一碟腌蒜薹。

工薪阶层收入不高,家里又供着一个高中生,光艾晓宇一人的花费每月乱七八糟下来基本都近一千元了,不省着点,咋办?“都快供不起了!这还没上大学呢……”老婆吴洁有时愁眉苦脸地跟艾如山诉

“别怕,老婆。”艾如山拍拍吴洁的肩膀,安慰她道,“车到山前必有路。咱俩省着点……像咱这样的家庭多着呢。别人能过,咱也能过。”

艾如山说这话时目光坚定地盯着雪白的墙壁,内心充满了希望。

(“老爸太夸张了吧,我有花这么多吗?”艾晓宇不服气,提意见。艾如山笑而不答。吴洁笑道:“差不多儿子,都不敢跟你细算。”吴洁在家掌握财政大权,她最有发言权。)

晚饭后两人看了会儿电视,吴洁跟艾如山说道:“我今晚夜班,一会儿你去接儿子。”吴洁在变电所上班,三班倒;艾如山上长白班,今天请了一天假送儿子体检。

有时吴洁也跟着一块去接艾晓宇。

艾如山说了声好,想想又问:“晚上给儿子吃点啥?”高三是冲刺阶段,让儿子上走读的目的之一就是给他加强营养。

“有麦片,还有芝麻糊,冰箱里还有几个包子,你看着做吧。”

吴洁在家时有时会泡点豆子打豆浆,或是做点豆腐脑,这活儿艾如山不会。“有油茶没有?”艾如山问道。麦片和芝麻糊都是甜的,儿子不喜欢甜食。再说麦片里面有奶粉。

艾晓宇不喜欢喝牛奶,因为他从小喝多了,喝腻了。

吴洁十点钟接班,九点半出门时问艾如山:“早上叫你不?”

“叫!”艾如山早上六点二十起床。他怕自己睡过头影响儿子,所以每逢老婆上夜班时就让她打电话喊醒自己。

眼瞅着老婆出门,艾如山到厨房准备儿子的宵夜。十五分钟后,准时下楼开车去接艾晓宇。

从家里到学校九公里。艾如山刚拿到驾照不久,开得慢,再加上几个红灯,赶到学校刚好能抽支烟。上走读的学生很多,车多,去晚了没车位。

从去年九月份艾晓宇上高三至今,每周至少五天,每天早晚两趟,两个来回就是四十公里路程,艾如山就跟一条上紧了发条的狗似的,安全接送儿子六个月零十七天。其间就连一次迟到,甚至一次违章,一次小小的刮蹭都没有。

“开车就跟做饭一样,是要用心的。”得到老婆和儿子的表扬,艾如山备感骄傲,在家人面前时常夸起口来。

吴洁心疼他,问他累不累。艾如山把大嘴一咧,调侃自己道:“还行吧,就是累得跟条狗似的。”

8

“宝一中”坐落在高新大道二路和三路之间。

艾如山没有走高新大道,走的滨河南路。滨河南路没有红绿灯,晚上车流量也不大。经过高新四路路口时,艾如山看到卧龙大桥下面的高新花园里灯火通明,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高新花园是个主题公园,是高新区体育活动中心,免费对市民开放。

儿子他们会不会中午跑到这里打篮球呢?唔,有可能,太有可能了。从三路到四路,离得多近呀!哈哈,待会儿问问这臭小子。

(“儿子你说,高新花园是不是你们的据点?”

这是艾如山藏在心里的最后一个疑问,不问出来他心里难受。

见艾晓宇点头承认,艾如山面露得意。心道否则那天晚上我也不会那么快直接找到高新花园。)

艾如山这般想着,内心便突然一下变得豁亮起来。“宝一中”,到了。

刚好有个车位。艾如山小心翼翼地倒了好几把,才把车子倒进去。

接孩子的家长很多,学校门口两边的非机动车道上都停满了私家车。见时间还早,艾如山下车点了根香烟,欣赏起学校周边的夜景来。

“艾老师您好。”一位女士款款走到艾如山跟前,跟他打起招呼。

艾如山闻听赶紧转过身。一股香气迎面扑来。是李梦瑶的妈妈邓女士,两人开家长会见过几次。

“好久不见了,艾老师。”邓女士知道艾如山搞写作,故尊称他为“老师”。

“不敢当,不敢当。”艾如山握着李梦瑶妈妈主动伸过来的手,谦虚地说道。

“您也接孩子呀……你不是去外地了吗……”艾如山说不惯“您”,把您换成了你。儿子同学的妈妈,也算是熟人吧。他想起李梦瑶好像说起过她妈妈最近在外地。

“孩子今天体检……打电话说不舒服……我不放心,回来看看。”李梦瑶妈妈说话有点含糊。

“没事儿吧?”艾如山不好细问,心里却是一动:李梦瑶生病了?怪不得脸色不好看。

“没事没事,应该没事的。”李梦瑶妈妈说一口南方普通话。说着话,她蹙起额头。

两人刚聊了几句,下课铃就响了。家长们骚动起来,不少人涌到了学校门口。

“那再见啊,艾老师。”李梦瑶妈妈见状,赶紧向艾如山道别,快步朝校门口走去。

“再见。”艾如山望着李梦瑶妈妈的背影,在心里说了句真像啊,然后拉开车门,坐进车内。

“爸。”父子俩果然有默契。不多时,艾晓宇就随着人流快速穿过人群,打开车门坐到后座上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