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掉初恋四卷

2017-6-11 week

“我妈呢?”艾晓宇关好车门,顺口问道。

“你妈今晚上夜班。”

艾晓宇坐车有个习惯,在艾如山看来算是“毛病”,就是但凡艾如山开车,他从来不坐副驾,叫都叫不过来。这臭小子!艾如山都已经习惯了。

“咋样儿,儿子?”艾如山习惯性地问了句。

还行。艾晓宇笑了下。他知道这是艾如山的开场白,听着有点像戏曲里的叫板。

艾如山边开车边斟词酌句,试探性地问道:“听说今天体检你们学校有个女生怀孕了?”

“不知道……可能吧。”典型的艾晓宇的风格,别人的事他从不愿多说。

“刚见着李梦瑶她妈了,说李梦瑶生病了?”

“谁知道……可能是感冒了。”艾晓宇歪坐在靠背上,闭起眼睛,一副疲惫的样子。

艾如山笑笑。他知道从他这里问不出啥结果。他就想听下他的口气,好进一步做出判断。

他决定敲打一下艾晓宇:“你们中午跑哪了?咋没回学校?不会是去高新花园打球吧?”一连串几个问题。

“打啥球!”艾晓宇终于忍不住了。说完眉头一皱,不耐烦地挪动了一下身体。

见儿子发火,艾如山终止了对话。他不想把气氛搞得太僵,影响儿子学习。

车辆继续行驶着。沙沙的胎噪声愈发衬托出车厢内的静寂。艾如山抬头看了一下倒车镜,他发现夜幕下根本看不清艾晓宇的脸色。

9

艾如山心里的疑团似乎越来越重了。

这些疑点看似琐碎,却很壮实,而且四处蔓延爬动,咬噬得他浑身痛痒,令他越来越不堪忍受。

他明显感觉到了艾晓宇情绪上的波动与不稳定。另外,李梦瑶母亲的出现和李梦瑶的病情,让他隐隐觉得两者之间仿佛有什么关联。

儿子到底在隐瞒什么呢?李梦瑶会不会就是那个怀孕的女生?

(“老爸你胡写啥?你把这句删掉。”

艾晓宇无法忍受艾如山这样描写李梦瑶,向他提出强烈抗议。

艾如山说你激动啥,没事的。小说可以这样写的,这是我的想象嘛。再说当时的种种迹象……不过说归说,艾如山在心里对艾晓宇的反应表示理解。毕竟李梦瑶是他的初恋。初恋是美好的,不容亵渎。)

艾如山越想越觉得不安,吓出一身冷汗。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艾如山马上否定了自己的这个念头。他知道自己有凡事都爱往坏的一面去想这个毛病。

至少表面上看,事情还没有发展到这一步。兴许自己小题大做了呢。他在心里安慰自己。

(就是的,你就是这样。从小到大都这样子……尤其对我。看到这里,艾晓宇忿忿地说道。)

“爸,晚上吃啥?”艾晓宇从卫生间里出来,向他问道。

“呃,爸都准备好了:上午你妈买的包子,一个咸鸭蛋,一碗油茶。”艾如山说着,把烟头扔进烟灰缸,起身走进厨房。

他把夜宵端到儿子房间,来到小阳台,打开电脑。小阳台是他的书房。

夜深人静,凝望着儿子佝偻在灯光下的背影,艾如山感慨万千。

还有不到两个月时间……撇开今天这点事不说,艾如山对儿子的表现整体来说是满意的。

高三阶段让艾晓宇走读,在时间上就占据了很大的优势。若是住校的话,十一点钟宿舍就熄灯了。而令他感到欣慰的是,自走读以来,艾晓宇渐入佳境,几乎每天晚上都学到一点多钟甚至两点以后……艾如山是过来人,知道这种时候儿子最需要的,不仅仅是家长的理解与陪伴,更多的,是来自父母的关心和鼓励,是家庭的温暖

身为父母,艾如山这一点做得非常好。毫不夸张地说,从艾晓宇上学至今,但凡他在家,他就会一直这般,直到儿子先他休息。

老婆吴洁见他天天这么熬,心疼他,劝他。艾如山便吁口气跟吴洁说道:“老婆你不懂,我可知道一个学生独自熬到半夜一两点钟是啥滋味。是悲凉,悲凉啊!”

“榜样,我在给他树立榜样。”艾如山得意时,也会在老婆面前说这样的话夸口表功。

(“这段写得好,确实是这样子。”艾晓宇扭头对艾如山说道。

难得听到儿子的表扬,艾如山心里感到美滋滋的,也不管艾晓宇针对的是“悲凉”还是“榜样”。)

艾如山写了一会儿小说,起身来到儿子房间。艾晓宇正在做一份物理卷子。物理是他的弱项。艾如山收拾好碗筷,爱怜地拍了一下艾晓宇的肩膀说:“做完早点睡,别搞太晚了。”

“知道了。太晚了你先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二十,吴洁准时打电话叫醒艾如山。简单洗漱后,艾如山做好早餐,然后叫醒艾晓宇。

把艾晓宇送到学校,艾如山顺道在路边吃了碗豆花泡馍,然后直接驾车去单位上班了。不料下午下班刚一进家门,吴洁就问他道:

“你早上给艾晓宇说没说……”

艾如山反应很快,说:“没说,咋啦?”

吴洁说儿子刚打来电话,说今晚不回来了。

艾如山听完脸色一变,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我就知道会是这样……”艾如山显得很激动,很大声地对吴洁说道,“这小子肯定有事儿!”

高三年级每星期只休息一天,星期六上完下午课才给学生放假。根据学校规定,艾如山是这样安排的:星期天下午送儿子到校上晚自习,星期一到星期四正常接送,星期五他和吴洁休息一天,星期六下午接儿子回来。

艾如山知道今天是星期五。早上送艾晓宇时他故意没说,他想看看他的反应,想着晚些时候再给他打电话。

“也不一定吧。”吴洁看看他的脸色,说道,“本来星期五就不接的。”

艾如山忧心忡忡地摇着脑袋说道:“你不明白……这里边肯定有事儿!不信走着瞧。”

“那咋办?”见艾如山这么说,吴洁也跟着担心起来。

两人冷静下来,商量着。吴洁出主意说要不给马超打个电话,让他给儿子说上一声,就说晚上让他回来,去接他。艾如山把手一挥,说那咋可能,自己儿子你不知道呀,他还不得跟你急眼?

最后艾如山决定,晚上到学校去看看,“最好没事儿。”他跟吴洁说道。

10

晚上九点半左右,艾如山提前半个多小时赶到学校。他把车子停到了学校门口的最西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儿子自尊心强,万一碰上了多尴尬。

见时间还早,艾如山穿过人行横道上的隔离桩,到马路对面的便利店去买香烟。

“叔叔好!”有人跟他打招呼。

艾如山吓了一跳,闻声抬起头,见是张扬。

张扬是儿子艾晓宇的发小儿,铁哥们。

张扬长得很成熟,比艾如山高出足有一个头。一手拿着一根燃着的香烟,一手拎着一捆啤酒,一副很老练的样子。

艾如山和张扬的父母在同一国企工作,两家曾是邻居,因为家庭原因,张扬初中毕业没有考上高中,现在六校住校上连读。六校是一所工业学校,学制五年:三年高中两年大专。说白了,专收像张扬这样的垃圾学生。

艾如山知道儿子跟张杨一直有来往。但此时此刻在这里遇上这小子,他还是吃了一惊。心道这会儿他不在学校上学,跑这儿干吗?六校在潘家湾高新十二路,离这里有七八公里呢。

仿佛看穿他的心思,张扬扬起手中的香烟向后面一指,口中说道:“我到渭水苑来看个朋友。”便利店后面就是渭水苑小区,在学校斜对面。

说着话,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便利店。张扬拎着啤酒走进便利店后面的小区,艾如山穿过马路隔离带,来到学校门口。

只一会儿工夫,学校门口的停车位上就停满接学生的私家车。艾如山在门卫室一侧找了个不起眼的位置。这里既隐秘视线又开阔,待会学生出来……哼!艾如山断定,若是艾晓宇果真有事的话,他今晚一定会从这里出来。

我倒要看看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名堂。艾如山站在阴暗角落里边抽烟边胡乱琢磨,忽明忽暗的香烟头似乎成了他此刻心情的最好写照。

下课铃声响了,学生们涌出来。艾如山目不转睛地盯着学校门口。几分钟过去了,出来的学生越来越稀少。最好别出来!他刚要在心里庆幸,突然看到艾晓宇背着书包急匆匆走出学校大门,手里好像还拎着一只白色塑料袋。

艾晓宇沿着人行道疾步向西走去。他这是要上哪儿?“宝一中”往西是文理学院,再往西是高新二路。艾如山盯着艾晓宇的背影,心里直纳闷。

见艾晓宇越走越远,艾如山怕跟丢,决定驾车跟踪,这样也不容易被儿子发现。

艾如山开车缓缓地跟在艾晓宇身后。艾晓宇却越走越快,一拐,进了路边一个公共卫生间。艾如山只好把车停在路边。

让他没想到的是,艾晓宇从卫生间里出来,径直快步穿过马路,然后噌的一个箭步,翻过马路中间的隔离栏杆,几步就蹿到了马路对面。

艾如山有点傻眼。他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等他把车开到文理学院路口调头回来,早不见艾晓宇的人影了。跟踪随即宣告失败

妈的,小兔崽子原来是憋了泡尿呀。艾如山懊恼不已。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发现了,这小子故意来这一手的。

“臭小子,一定是进了渭水苑。”艾如山不死心,一番思考判断之后,他把车子停到了学校斜对面,自己方才过来买烟的那个路口。

艾如山坐在车里,眼睛死死盯着渭水苑小区大门。

这小子会去找谁呢?

不会是李梦瑶吧?李梦瑶租住的学区房好像就在这个小区。难道是张扬?艾如山又想起刚才见到儿子的发小儿张扬这件事。说实话,他不想自家儿子和张扬搞在一起。什么东西嘛,流里流气的,根本就不是一路人。情急之中,艾如山的思绪仿佛脱缰的野马,在脑海里肆意驰骋。

艾如山在路口等了足有半个多小时,也没见着艾晓宇的踪影。便只好悻悻地开车回家了。

(看完这段,艾晓宇恨恨地对艾如山说道:“老爸,我强烈鄙视你的这种跟踪行为。”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