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掉初恋五卷

2017-6-11 week

11

艾如山气急败坏地回到家,把见到张扬这件事告诉了吴洁。“儿子肯定是有事儿……这样下去可不行。”艾如山说道。

“真是的,眼看就要高考了……”吴洁也感到问题的严重性,“要不然等明天回来和他谈谈。”

“谈谈?怎么谈?谈什么?”

艾如山思前想后,眉头拧成一团。他不想和儿子发生正面冲突。艾晓宇从小个性就强,生气起来好长时间都缓不过劲,到时候肯定影响学习。

但是,现在事情就摆在眼前。

两口子分析来分析去,也拿不出一个好办法。两人只是觉得,从艾晓宇今天晚上的行为来说,不管是和李梦瑶有关,还是和张扬有关,对他都有影响。

“我倒宁愿他和李梦瑶……”艾如山对吴洁说道。谈恋爱又不是一朝一夕能发生的,看儿子最近的学习状态还行,就想没准能起到促进作用呢。

和张扬搅在一起肯定没好事儿。万一再捅个大娄子出来,那可就完蛋了。“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艾如山不由得联想起那个小道消息……真烦啊。

最后两人决定:等明天艾晓宇回来,由艾如山正面跟他谈上一次,敲打敲打他。内容自然以高考为主。当然,今天晚上去学校跟踪这件事就没必要让艾晓宇知道了。

艾如山说正好,上次学校家长会的内容还没给他传达呢。

唉。说完,艾如山叹了口气,又道:“只能先这样了……看他怎么说吧。”

两口子商量完毕,又一起叹了口气。

艾如山一晚上都没休息好。这两天所发生的事情让他感觉到了某种前所未有的危机,并且不停地在撕扯着他的内心。甚至朦胧之中,他仿佛看到他多年来煞费苦心为儿子精心构筑的巢穴正在坍塌。他无法忍受这样的事情发生,他要解决这次危机,他要把所有造成这次危机的根源扼杀在萌芽状态。因为像他这样的家庭,或许根本承受不了这种打击。

(艾晓宇看到这里,唉地叹出一口气。也许,他在表达他对父母的理解吧。)

第二天正好吴洁休班,下午接艾晓宇时她也跟着一起去了。很顺利,下课铃声响过没多久,艾晓宇就背着书包走出校门。并且同往常一样,母子俩唠了一路。

艾如山没有插话。心道要是没有这些烂事儿那该多好。就想说不定站在儿子的角度,事情压根就没这么严重。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吧。看着倒车镜里母子谈话时开心的样子,艾如山几乎产生错觉,仿佛这些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谈话在晚饭后进行。

一家三口吃过晚饭,吴洁去厨房洗碗。艾如山给儿子冲了杯咖啡,拿着自己的笔记本进了艾晓宇房间。

“来,儿子,喝杯咖啡。”咖啡提神,艾晓宇喜欢喝咖啡。艾如山故意把自己的语气弄得很轻松,“给你传达一下家长会精神。时间不会长的。”

见艾如山这架势,艾晓宇就知道又要给他上课了。从小到大,艾如山不是开会就是谈心,艾晓宇都已经习惯了。

艾如山避重就轻,先把谈话的重点放到了家长会上。说完,他问艾晓宇体检结果出来没有。艾晓宇回答说还没有,老师说下礼拜。

艾如山“哦”了一声。渐渐把话题切入主题,问道:“怀孕那个女孩学校咋处理的?不是你们班的吧?”

艾晓宇说不知道,不是我们班的。

艾如山想了下,又道:“儿子,马上就要高考了,我有点想法想跟你交流一下。”

你说。艾晓宇转过身面对着艾如山。

艾如山说道:“高考对你来说是人生非常重要的一个平台,爸爸知道这么多年你学得很累很幸苦,但有付出就一定会有回报,所以我希望你在剩下这段时间全力以赴,抛开一切与学习无关的事情,尤其是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一定要跟家长沟通……”

这些话对艾晓宇来说无异于老生常谈。但他还是很认真地对艾如山点点头,道:“我知道了,老爸。你就放心吧。”

“知道就好。”末了,艾如山盯着艾晓宇问了一句,“张扬最近咋样,你们联系了没有?”

这句话艾如山问得有点冷不丁。艾晓宇目光闪烁着回答说谁知道,最近一直没有联系。

12

说归说,效果看起来却并不大。艾晓宇学到晚上九点多钟,收拾了一下跟他俩说道:“老爸我出去骑会儿自行车。”说着推起车子就要出门。吴洁说这么晚了还出去?艾晓宇说我出去放松一下,一会儿就回来。说完扛起自行车就下楼了。

艾如山等儿子出门,摇摇头说了句“这孩子”,便起身钻进了小阳台。

晚上临睡觉时,吴洁问艾如山和儿子谈得咋样,艾如山叹口气说不咋样。

“我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艾如山忧心忡忡地说道。

第二天是个阴天,一副要下雨的样子。下午早早吃罢晚饭,两口子开车把艾晓宇送到学校。晚上七点钟学校上晚自习。临下车时吴洁叮嘱艾晓宇:“好好学啊儿子,别叫我们操心。”

两人开车回到家,一路无话。

艾如山感觉心里很乱,空落落的。他坐在沙发上抽了根香烟,对吴洁说道:“不行,晚上我还得去一趟。”

吴洁看了他一眼,说:“为啥?”

“我不放心。我想去看看,万一有啥事情……我总觉得儿子这两天的表现和张扬有关。”

艾如山想到了张扬。早不出现晚不出现……

“这小子为什么会出现在渭水苑小区呢?”艾如山联想到昨天晚上艾晓宇的行踪,心道没准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防患于未然吧。”他跟吴洁说道。

艾如山觉得自己心里的这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仿佛藏着一头小野兽,不时地跳出来撕扯他。心道既然有事的话,那还不如让它早点发生,也好早点准备早点处理。还有四十多天就是高考了,省得事情拖到那时候麻烦。“伤不起呀!”他在心里跟自己说道。

(艾晓宇看到这里,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

艾如山目不转睛地盯着儿子艾晓宇,在心里揣摩着他的心思。)

晚上八点多快九点钟时,外面下起了大雨,并伴有电闪雷鸣。

“下雨了,还去吗?”吴洁问他。

“去!既然下了,就让它来得更猛烈些吧。”

艾如山凝视着外面被一道道闪电撕裂的天空,目光坚定地说道。

艾如山出发时,雨似乎小了一些。他把车子仍停到了学校门口的西边。有了那天的经验,就想着今天不能开着车子跟踪。你步行我也步行,反正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跟丢了。

艾如山撑起雨伞站到阴暗处。心道下雨也挺好,有助于跟踪艾晓宇。

艾如山一连抽了三根香烟,下课铃声都没响,雨反倒越下越大。他看看手机上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呢。怎么时间过得这么慢。

此刻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名充满了激情的斗士。恨不得立刻扒开儿子的脑袋看看,看看他都干了些什么。

“艾老师,您接儿子呀?”艾如山突然觉得雨伞被人碰了一下:是李梦瑶妈妈。李梦瑶妈妈手里举着雨伞和他并排站在一起。

“下雨了,我给李梦瑶送雨伞。”李梦瑶妈妈举起手中拿着的另外一把雨伞朝他示意。

“您……没走?”艾如山感到很意外,向李梦瑶妈妈问道。他没注意到自己用了“您”。

“是的,李梦瑶感冒生病了,我在这里照顾她几天。”

见艾如山一副好奇的样子,李梦瑶妈妈笑着向他解释道,“呶,就住在对面小区。房子老贵了。噢,对了,还要谢谢你家艾晓宇……”

李梦瑶妈妈是个话篓子,打开了就关不住,叽叽喳喳说了一大堆。

“感谢艾晓宇?李梦瑶生病了关艾晓宇什么事儿?”艾如山不解地看着李梦瑶妈妈。

“挂吊瓶都没用的……”李梦瑶妈妈对艾如山说多亏了那天艾晓宇送过来的三九感冒灵,自家女儿吃了就好了。

李梦瑶妈妈一口的南方普通话让艾如山听起来很是费劲,但主要意思他还是听明白了,当下心里释然了不少。就想,这臭小子,原来星期四那天是去给李梦瑶送药啊。看来,李梦瑶真的是感冒了。自己还以为……嗐,这都哪跟哪的事儿呀。

艾如山脸上露出一些愧疚。

不过,如此看来儿子和李梦瑶的关系非同一般呀。艾如山想起那天晚上艾晓宇手里拎着的那只白色塑料袋,又在心里胡乱琢磨起来。

13

二人正聊得起劲,当然,主要是李梦瑶妈妈在说,艾如山负责倾听。下课铃声响了。两个人站的位置离学校门口挺近,艾如山不好再换地方,只好硬起头皮左顾右盼,装出一副接儿子的样子。

“出来了,出来了……李梦瑶,妈妈在这里。”李梦瑶妈妈高兴地摇动着手里另外一把雨伞,冲着女儿大声喊道。

“淋死了,淋死了……”李梦瑶头上顶着书包,一路小跑,噌的一步跳到妈妈的雨伞下面。当她看到站在一边的艾如山时,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向他问道:“咦?叔叔,你怎么来了?不是今天不接艾晓宇吗?”

这孩子知道的还挺多……艾如山来不及细想,慌忙说道:“哦,艾晓宇忘记……带卷子了,我给他送卷子,送卷子。”

艾如山嘴里支吾着,伸手拍了拍右边的口袋,意思是卷子在他口袋里。

“那你给他打电话吧,他刚回宿舍。”李梦瑶善意地提醒他道。边说边向他道别:“叔叔再见。”

“艾老师再见。”李梦瑶妈妈扭过身热情地朝他挥挥手。母女二人亲热地挤在同一把雨伞下,相互搀扶着穿过马路,消失在大雨之中。

听李梦瑶说艾晓宇已经回宿舍了,艾如山心里感到一阵欣慰。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他对自己说道。

艾如山多了个心眼,没有立刻开车回家。他站在门卫室一侧的阴暗处,一直等到上走读的学生几乎走完。http://hao.360.cn/?src=lm&ls=n293c46e398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