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掉初恋六卷

2017-6-11 week

(“老爸你好狡猾。”艾晓宇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嘲讽艾如山。

艾如山嘿嘿一笑说:“我这叫老谋深算。你懂不懂?”)

雨下得很大。艾如山倾听着雨滴敲打在雨伞上的声音,内心感到无比充实。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感觉,是心脏落实的感觉。这种感觉很踏实,也很美好,充满了希望。

眼见着学校门口偌大的空地上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了,艾如山心里反倒高兴起来。心道看来自己的担心是有点多余了。他看到门卫开始关闭学校大门,便举起雨伞朝自家车子走去。“嘀”的一声,他按下汽车钥匙,然后几乎是下意识地扭头朝学校门口瞥了一眼。

我靠,什么情况?艾如山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到两名学生正连比带划地在跟门卫交涉着什么,看情形两人是要出去。艾如山瞪大了眼睛,发现其中一位像极了艾晓宇。

没错,就是艾晓宇!另外一个好像是马超。艾如山脑袋“嗡”地一下,眼珠子差点掉出来。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这时,从马路对面跑过来一个大个子,看样子好像是刘洋。他看到三个人凑在一起说了几句什么,然后便一起沿着人行道向东边跑去。

学校往东几百米是王子饭店,王子饭店过去就是高新三路。艾如山此时有点蒙圈儿,但他反应很快,拔腿就追了上去。边跑还边按了一下车钥匙。

看三人焦急的样子好像有大事发生。

他们这是要去哪里?艾如山紧紧盯着三个人的背影边跑边想。他发现跑起来雨伞有点碍事兜风,便慌忙将雨伞收起。到底快五十岁的人了,他又哪里跑得过三个生龙活虎的年轻人?当他气喘吁吁地跑到王子饭店时,艾晓宇他们早已不见了踪影。

艾如山茫然地站在十字路口。

高新花园!经过简单判断,艾如山往左一拐,沿着高新三路向北跑去。北边是滨河南路,往东一点就是高新花园。

艾如山的判断很正确,但是已经晚了。

几分钟过后,艾如山气喘吁吁地跑到高新花园。因为下雨,高新花园里几乎空无一人。人呢?艾如山稍作停顿,然后脚步蹒跚地穿过蜿蜒狭窄的甬道,来到篮球场后边的河堤上。

雨仍在下着。

艾如山借助身后花园里的灯光,透过雨雾向周边瞭望。他听到离河堤不远的卧龙大桥下面隐约传来哭喊声和说话声。

艾如山闻声沿着河堤朝大桥下边快步走去,哭喊声越来越大。

艾如山被眼前看到的场景惊呆了:微弱的灯光下,艾晓宇和马超围在张扬身边,张扬双手抱着一个女孩瘫坐在地上,刘洋在一边焦急地打电话……

张扬声嘶力竭地哭喊着,使劲摇晃着怀里抱着的女孩。女孩耷拉着脑袋,身体随着张扬的动作软绵绵地左右摆动着,毫无生气的样子。

我的天!艾如山顾不得多想,奔上前去。

“爸,”艾晓宇叫了一声,哭着说道,“张扬,张扬的女朋友好像不行了……”

艾如山扔掉雨伞,伸手搭在女孩鼻孔上,女孩早已经没了呼吸。

“天啊,你们都干了些什么!”艾如山冲着几个孩子喊道,“快,打110,快报警呀!”

雨越下越大。

一道闪电划过,艾如山看到眼前几个孩子浑身都是泥水,个个一副惊恐失措的样子。

14

十几分钟后,急救车和警察先后赶到。女孩已经不行了。警察勘查完现场,把张扬、艾晓宇和马超四人连同艾如山一起带回到派出所。

案子尽管简单,因是命案,公安局连夜组织警力,分别对五个人进行了询问和审讯。下面是艾如山事后根据案情发生的实际情况和来龙去脉整理出来的案情简介:

女孩名叫刘莎莎,是“宝一中”的一名高三学生,和艾晓宇、马超他们不在同一班级。刘莎莎就是那天体检出来怀孕的那名女生。

刘莎莎和张扬、艾晓宇他们是初中同学。张扬和刘莎莎谈恋爱已经有两年多了。

同李梦瑶一样,刘莎莎也是单亲家庭。刘莎莎的父亲在凤县开铅锌矿无暇照顾她,就在学校对面的渭水苑小区买了一套复式单元房。平时就刘莎莎一人居住。

艾晓宇和张扬还有马超三人是死党、铁哥们。平时他们就一直有联系,再加上六校和“宝一中”离得不远,张扬经常过来。体检那天,艾晓宇和马超得知刘莎莎怀孕,出于哥们义气,几人体检完便立刻跑到六校把事情告诉给了张扬。

这也是那天艾如山到学校找不着艾晓宇的原因。

张扬听到消息后大吃一惊,马上给刘莎莎打电话进行确认,并于当天下午来学校找到刘莎莎。

当天晚上张扬并没有回六校,而是像平时一样,和刘莎莎一起住在了渭水苑小区。艾如山见到他已是第二天,星期五的晚上了,正好他下楼到便利店买啤酒。

学校于体检当天就通知了刘莎莎的家长。刘莎莎的父亲当时正在外地出差,第二天晚上才回来。正好到家遇上张扬。刘父气愤不已,当场将张扬暴打了一顿,并将其赶出门外。

第二天刘父与校方进行联系。学校答复说礼拜天休息,让他星期一到学校商量解决。

两天后的星期天晚间,也就是事发当天——艾如山准备第二次跟踪艾晓宇的这天晚上,被禁闭了两天的刘莎莎趁父亲不注意,溜出家门,并联系到张扬。二人冒雨来到高新花园,不料,这对小情侣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吵得还挺凶,两人动起手来。张扬情急之中一把扼住恋人的脖颈……

一场悲剧就这样不可挽回地发生了。

当张扬意识到自己已经铸成大错时,吓坏了。情急之下,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给自己的铁哥们打电话求救……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就是艾如山今天晚上所看到的和所经历的。

一个豆蔻少年,用自己的双手,扼杀了自己青春、美好的初恋。

警方很认真,反反复复地审问了好几次,直到天亮才做完笔录。张扬作为嫌疑人被警方刑拘,其余人随时听候传讯。

15

事情的经过大致就是这样子。尽管结局出乎艾如山的意料,但困扰在他心中的一个个疑团,就这样被解开了,化为乌有了。虽说这并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但毕竟这件可怕的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家儿子身上。所以,姑且抛开对张扬的同情,他在心里面还是感到庆幸的。

“幸亏这件事发生得早,离高考还有段时间。”背地里艾如山跟吴洁说道。


然而,庆幸的同时,他又多了几分担心。因为他知道儿子被吓坏了。

毕竟因恋爱闹出了人命,他知道这是艾晓宇他们这个年龄所承受不起的。

“怎么会这样?”艾晓宇对艾如山和吴洁说,“张扬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

“也许,这就是早恋的恶果。”爱子心切的艾如山对艾晓宇说道。

艾如山对儿子说了很多。他想让艾晓宇尽快地从这件事情当中走出来,尽快地进入状态,尽快地投入到学习之中。

他不想艾晓宇受到太大的影响。客观地讲,如果真那样的话,自己家就彻底毁到张扬这臭小子手里头了。

(“事情没那么严重,老爸。”艾晓宇一边看小说一边安慰艾如山。)

艾如山还想到了儿子的同桌李梦瑶。他本来想问下艾晓宇那天晚上到底是不是去给她送感冒药了。因为他有点怀疑儿子那天晚上送完药顺便又去刘莎莎家里找张扬了。

艾如山把自己的这些想法说给老婆吴洁听。

不料吴洁听罢,骂他“卑鄙加变态”。吴洁说道:“你问吧,你去问吧。现在都这样了,你就是问出来还有啥用!”说完叹口气,又道:“不管怎么说,张扬这孩子是咱们看着长大的……”

艾如山被老婆骂得红了脸,悻悻地说道:“不问就不问。我这还不是为了儿子。”

最后还是儿子艾晓宇看穿他的心思。艾晓宇心里尽管难过,但孰轻孰重他能分得清。他对艾如山说道:“老爸你放心,我知道我该怎么做。”

艾晓宇说到做到。从这件事情过后,直到高考结束,艾晓宇顶住压力,全力以赴地投入到了学习当中,再也没有出现过任何其他让艾如山闹心的事情。

结果正如艾如山所愿,艾晓宇顺顺当当地考取了一所985学校。

“李梦瑶呢?”吴洁比较关心李梦瑶,向艾晓宇问道。

“还行吧。”艾晓宇一笑,用艾晓宇式的回答说好像也是重点大学。

大一上半学期暑假的某一天,艾晓宇半带着开玩笑对艾如山和吴洁轻描淡写地说道:“喔,对了。老爸,老妈,给你们宣布个事儿:我有女朋友啦,她就是李梦瑶。”

见二人吃惊的样子,艾晓宇一脸坏笑地又加了一句:“我们从高二就开始谈了。呵呵。”

“呵呵”两个字是说出来的。

这臭小子!艾如山反应很快。他不想吃儿子的亏,努力地弄出点笑容,对着目瞪口呆的老婆??眼睛,说道:“嘿嘿,意料之中,意料之中。”

说完,一脸的尴尬。

艾晓宇每学期放假回来,都要去监狱探望他最好的朋友张扬。有时候李梦瑶也跟着去。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